夏生

被繁星拥簇和宠爱的苹果灯笼

小女巫的心

      小镇总是很热闹的,飘着松饼的味道,也有不小心从水果摊头滚落的可怜苹果。热闹的小镇里总是有一个小小的女巫,她和小孩一起蹦跳,歌声从这边飞到苹果树上。小女巫有着栗色的头发和蜜色的眼睛,星辰像糖霜一样撒落在她的巫女帽上。人们说小女巫有一颗闪亮的心,她会给小孩变魔法,会给老人讲小鹿告诉她的故事。是不是还因为小女巫整天漂漂亮亮的,这就不知道了。她今天大大的巫女帽檐上挂着一圈铃兰,明天或许会在披风里藏好多彩色的糖果。

      人们说呀,人们赞美啊,小女巫闪亮的心比他们见到过的最好看的宝石还要漂亮。喜欢小镇的小女巫住在小镇边的山坡上,住在小山坡半山腰的小女巫自己知道,自己有一颗皱巴巴的心。

      也有人来找过小女巫。第一个寻来的少年身姿挺拔,就像抽条的柳树一样好看。他来到小女巫的门前挺起胸脯摆出咏诗的架势,可是咏叹调的前奏还没从他的肚子里滚出来,就有一堆被施了魔法的碍事石头在他脚边打滚,小女巫躲在屋里,缩在窗框下面,在心里叫嚷着:“快回去!快回去!”少年拍拍灰灰的白靴子顺着石头留出的路跑了回去。

      第二个青年有着好看的绿眼睛,和他系在领口的绿色水晶一样清澈。他总是每天在山脚第三颗苹果树下放下他给小女巫的鲜花和水果。小女巫趴在远处的树上一个头两个大地想这下难办啦。第二天小女巫歪歪头对青年说:“谢谢你送给野鹿和小鸟的水果。”青年在黄昏时失落的影子和苹果树的影子失落地搂在一起。

      第三个年轻人是个善良又漂亮的人,他的声音就像小女巫喜欢偷偷喝的酒一样好听,醉晕了石头和蝙蝠。他敲响了小女巫的家门,他的眉毛期待得扬起来,高兴得就像春天小鸟的尾巴一样。小女巫变成干巴巴的老巫婆开了门,压着嗓子说他找错了地方。小女巫嘴上答着不知道小女巫住在哪里,心里觉得自己真是干巴巴地坏透了,焉坏焉坏。

      有一天,打盹的小女巫被一阵敲门声所惊醒,她恼怒地瞪向负责通风报信的乌鸦:“下次再偷懒我就把你变成一只稀里糊涂的孔雀!”乌鸦的眼睛转了转,不以为意地啄了啄自己的翅膀。小女巫再次变成皱巴巴的老巫婆的样子,咳嗽着开了门:“你找错啦。”

     “你是小女巫对吧!”老巫婆抬起头发现眼前是个小姑娘,眼睛笑的滴溜溜地弯起来,“虽然和我平常看见的不太一样,但是我总觉得我没认错。”老巫婆沉默了片刻,变回了小女巫的样子,小女巫低头看着小姑娘的裙摆轻巧柔软地垂在她的小腿旁,随着小姑娘的好心情故作不动声色地摇啊摇,再看了看自己被家里的灰尘弄得脏脏的袍子。“她的眼睛真像溪水里的阳光呀。”小女巫不应话,胡乱地想着。

      小姑娘似乎并不为遭遇到这样的沉默感到难受,她依旧弯着眼睛,轻轻晃动的裙摆就像蜂蜜水里的搅拌棒一样搅动被沉默凝滞了的空气:“虽然有些冒昧但是我想请你帮个忙。”小女巫顿了一下,乱溜达地眼睛总算找到了方向,她搓了搓衣领上的小星星刺绣:“我还是希望你没有拜托错人的…”她似乎听见乌鸦在屋里不屑地拍了拍翅膀。

      “我觉得我没拜托错人呀,这次的直觉我预感会出乎意料的准,就像我祖母总嚷嚷的她的预言梦一样。”
“能比女巫的水晶球还准吗?”小姑娘听到小女巫的调笑有些困扰地晃了晃脑袋,迈进门内:“那可就不一定了。”

      小女巫拉拉帽子认命地招呼小姑娘坐下,挥挥手拍开想要往茶杯里跳的灰尘精灵们,她站在炉灶边上,低头看着水壶里沸腾的热水边故作老道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呀。”小姑娘看着几个咕噜滚到自己脚边的灰尘精灵,她看不清楚小女巫的表情,可能是因为房子太暗了,她抬起头努力地往四周看了看,有抱着小恶魔趴在奶酪绘本上睡觉的小老鼠,有停留在锃亮的鸟架上朝她挥舞翅膀,试图炫耀这格格不入的鲜亮出自它的勤劳的乌鸦先生,它们都躲在房子的阴影里。当然,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小女巫只留给了自己一个自暴自弃的背影,她只能看得到随着小女巫低头的动作一起垂下来的帽子尖尖。“我有一个愿望,但是我一下子说不上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手指绕起裙摆的边边轻轻打了个圈,“虽然有些唐突,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有没有那种可以实现各种愿望的药水?”

      “没有那种万能药水的。”小女巫抬起头,伸手随便翻了翻和食谱摊在一块的药水书,“嗯……就算有的话至少我是配不出来的!”小姑娘被小女巫语气中莫名带着点如释重负的自信逗笑了:“没有搞清楚愿望就来冒昧拜访是我的错。”小女巫磨磨蹭蹭把泡好的茶水放在一边,打开炉灶上方的柜子,撅起嘴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的样子:“但是一般实现愿望的药水的基础配料大体是一样的啦,白雏菊叶子上的蜜蜂,小鹿嘴里还没嚼过的浆果之类的,你可以先找起来。”“哦…?”大概是背对的姿势给了小女巫自在的感觉,还是和整个房间保持着美好步调的凌乱橱柜给了她安心感,小女巫的话突然比和石头跳舞的溪水还要多起来:“当然啦,如果没有搞清楚什么愿望的话药水就总归是没用的。不过本来实现愿望的药水也不会有多神奇的效果,只不过比我以前听说过的谎称自己是大魔法师的骗子配的糖水要好一点而已哦。在这方面对魔法和巫术的神奇抱太大期望是不行的,那个骗子依靠人心的力量的骗术还是有点道理的。女巫的水晶球小姐说今天拒绝占卜,你可以指望你祖母的预言梦。”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小女巫仿佛得意于自己巧妙的揶揄把头抬了起来,帽子尖尖不动声色地跳了两下。

    “人心的力量啊……那我可以指望你的心吗?”小姑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的心可没有预言的能力啊。”“可是小女巫你的心很好很亮啊。”“干巴巴的!”小女巫理直气壮地转过头,“很好什么的都是别人说的,你都看到啦我也是个干巴巴的骗子!”“先不争论这个各持己见的问题,我刚才突然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了,”小女巫看到烛火下小姑娘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带了点红,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上面的眼睛特别亮,比一整个春天的鸟语花香的溪水里的阳光还要水灵灵地亮,叮咚了她干巴巴的心,“我想要你的心呀。”